当前位置:首页 » 有些看法 » 正文

江西土豪地产商王永红避走香港 名下公司走向崩溃

851 人参与  2018年03月18日 14:23  分类 : 有些看法  评论

2015年9月的一天,北京慈云寺桥东区国际一个只有专属电梯可以到达的神秘地下会所里,中弘集团董事长,江西富豪王永红穿着拖鞋,气定神闲的坐在一张皮沙发上,对一众券商和机构人士发号施令。  

yi-W-fxpwyhv5066450.jpg

当时,中弘刚收购了三家海外上市公司,并准备吞下海南最大的地产项目半山半岛。仅仅两年后,这位江西富豪身处香港维多利亚港湾的喧嚣浮华中,却连自己父亲的葬礼都没能回去。  

那是中弘迎来转折的一年。手里攥着好几家上市公司的王永红想出了一套精妙的办法,他对外将其称作“A+3”战略,并自信可以就此让公司扶摇直上。  

三年后,这家公司却因这次赌博而陷入巨大危机。到今年初,因为连续质押股权和资金链困难,中弘的股份被司法冻结。曾经北京地产圈内“最土豪”的商人王永红避走香港,所谓的“A+3”战略最终一场空。  

尽管中弘与万科、万达等房企相比体量较小,但在北京,王永红的名气却并不比任何你熟知的商人小。他曾慧眼独具,在1990年代买下别人都嫌弃的荒郊野外,并最终靠囤地获利匪浅。也曾巧妙地通过多间海外公司造势,左手换右手,构筑一套完整资本链条,外人至今也难窥其端倪。  

而与之相对的是,即便企业陷入资金困难,他仍会为了搏美人一笑而在香港佳士得一掷上亿。最后他因为根本付不出那些钱,被佳士得告上法庭。  

也正因为此,很多与他打过交道的地产商都认为他“很聪明”、“胆子大”。而另一些人,对他最深刻的印象都是“土豪”。  

1972年出生的王永红是中国地产商中的异类,尽管靠地产起家,但他自称不喜欢盖住宅,更喜欢商业或者资管类的生意。他几乎完全靠个人奋斗起家,并从一开始谙熟这个行业的规则,在中国房地产野蛮生长的年代,这个江西人依靠家族、老乡人脉搭扩大事业,又凭借聪明的头脑和高情商,在所到之处占尽先机。  

但现在,前20年走得顺风顺水,却因为一场踩着“红线”的赌博而走上悬崖,北京最土豪的地产商,资本赌徒王永红,遇到了他人生最大的麻烦。  

不喜欢地产的地产商  

尽管名气不小,但中弘股份的实控人王永红对外界来说还是相当神秘,他几乎从未接受过采访,也很少参与企业家之间的聚会。  

1972年出生的王永红比中国大多数功成名就的地产商人都要年轻。不仅如此,他童年的生活看起来也没有经历太多困难,他出生在江西宜丰的一个公务员家庭,父亲王宝珍早年曾在宜春粮食局、农业局等部门当过领导。  

1992年底,王永红大学毕业后去北京打工,最开始在一个台湾老板手下工作,这个老板做汽车保洁和加油站生意,这也是王永红最开始接触的行业,后来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发端于此。  

王永红有一个哥哥叫王继红,在王永红去北京打拼的时点,王继红已经在家乡宜丰的化工总厂当上了副厂长。到1995年,王永红开始单干,他在北京成了了永顺发汽车保洁公司。虽然日常管理都由王永红出面,但王继红当时也投资了一笔钱。  

王继红后来也成为王氏企业的合伙人。在今天的上市公司中弘股份最开始成立时,父亲王宝珍也曾出资入股。学经管的王永红看起来成了家族企业的掌舵人,而整个企业的脉络却是有家族乃至同乡支撑起来的。  

永顺发后来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涉足加油站,并逐渐成为北京地区的连锁加油站品牌。到1999年,王永红将加油站打包卖给了中石化,这便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聪明的王永红在当时已经看到了北京房地产的前景。靠着卖加油站的钱,他开始转行干房地产。2000年,他以及极低廉的价格在北京朝阳区五环外的常营乡附近一次购买了600亩土地,这块地后来的一部分被王永红开发成了中弘国际商务花园,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像素。  

但北京像素在当时卖的并不好,很多人也不看好王永红的这次投资。2000年的北京连四环都没有,常营那片土地上还种着高粱、玉米。在房改刚结束两年的时点,大多数都想不到中国的房地产会在未来十年陷入这样的疯狂。  

但聪明的王永红并不这样想,他在销售不景气的情况下将项目停掉了。并将大部分土地囤积在手里开始等待时机,这期间,王永红兄弟还陆续开发了望京地区的六佰本商业街等项目,公司逐渐开始走入正轨。  

但真正让王永红发家致富的,还是当年在常营买下的那600亩荒地。时间一转到2008年,随着北京CBD东扩,常营地区的土地价值翻了10倍,中弘随即在这片区域开发了9800多套商品房,并仅用了4年就全部销售完成。  

这便是今天北京鼎鼎大名的北京像素项目的由来。那一年也是中弘借壳上市的时点,王永红凭借此完成了从企业家向富豪的转变。那一年,他入选胡润百富,并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始终流连在各种财富榜单之中。2013年左右是中弘的鼎盛时期,那时的他是江西最大的富豪,身家接近百亿。  

从打工洗车到出售连锁加油站,从入行地产买下荒地到最终功成名就。王永红的发迹史看起来既与其自身奋斗相关,也少不了运气成分。整体来看他早年的从商履历,其并非靠在某个项目上的成功,而是在关键的节点赌对了运气。  

王永红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做住宅没什么挑战性,我更看重商业运营的内容。做商业地产跟经营有密切的关系。商业要考虑更多的未来,经营什么业态,经营什么商品,包括未来的商业管理,跟住宅大不一样。住宅只是根据需求设定,以消费为主导,商业是以经营作为主导的经营模式。”  

这个更喜欢经营管理,而不喜欢老实开发住宅的商人注定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在登上顶峰不久,王永红便马上着手企业转型,开始了更大,更新的赌局。  

解密A+3  

完成了从打工仔到富豪的转变,王永红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在经历了北京像素和企业上市的成功之后,热衷于赌趋势的他很快将目光抽离地产,开始看向其他更广阔,来钱更快的领域。  

从2013年到2015年期间,王永红先后尝试过影视、手游、主题乐园、旅游地产等新生意。他尝试在北京打造美猴王乐园,旗下的浙江新世界(9.470,0.00,0.00%)影业曾获得上海影视集团(上影集团)旗下子公司的持股,女影星黄奕也牵扯其中,而因为看到国内手机端市场的蓬勃发展,他还专门投资过一家杭州的手游公司,并出过3款手游。  

这些生意最终都没有什么结果,但王永红还是固执的想要转型。2014-2015年,他看中在国内旅游事业与线上金融的蓬勃发展下,准备依靠一系列资本运作来盘活他早年布局多地的旅游地产。  

随即,中弘在2015年宣布了一系列动作,王永红首先通过中弘的BVI子公司著融环球、耀帝贸易,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和开易控股(KEE),接着又拿下了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随后又宣布了中弘将收购海南最大的项目半山半岛。  

这一系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收购就是王永红的新方向。他当时想了一个十分聪明的计划,既以中弘的旅游地产为标的,靠互联网金融和在线旅游平台来盘活,并通过收购一些境外公司来运营这些平台,从而实现一个完整的闭环。  

于是,原本从事皮革制造的中玺国际成了中弘旅游地产的营销代理公司,原本制造拉链的开易控股则成为一家名为“仟金所”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背书公司,该平台刚一成立就与中弘签订了战略合作,以中弘的资产标的设计金融产品。而在线旅游平台亚洲旅游,则扮演了将全部线下资源盘活到线上的角色。  

这便是2015年,王永红在慈云寺桥隐蔽的地下会所里,向券商和高管人士讲述的“A+3”计划。中弘股份当时的董秘金洁曾对此有过一个更官方的解释:“所谓A+3,即一家A股上市公司外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在实施过程中,在A股的是一家全面开发旅游地产的企业,属重资产公司;而三家境外上市企业属于轻资产公司,一家围绕互联网金融做物业营销,一家是在线旅游上市公司,另一家是品牌运营管理公司。”  

不过,这个复杂的计划实际有着很多漏洞,也踩了不少“红线”。其中最诡异的,就是来路不明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仟金所是否构成自融。由于成立之初就与中弘签订了战略合作,这个平台金融产品基本都是定向投给中弘的旅游产品,而其办公地点与中弘集团相同,其早期的几个主要经理人也与中弘高管重名。  

仟金所在股权上与中弘没有丝毫关系,这家公司目前的最大股东是同为江西商人的大象集团董事长章凌波。但据界面新闻了解,这家名叫仟金所的公司实际就是中弘通过香港上市公司开易控股间接控制,而开易控股在当年的收购公告中也提到未来将向互联网金融业务转型。  

而更大的风险是,当时现金流并不算充裕的中弘在收购半山半岛之初就困难重重,王永红原本想通过连续的系列操作,以收购半山半岛作为重磅一拳让中弘的股价扶摇直上,但这个海南岛历史悠久的项目,经历多次抵押,权属复杂,早年连郭广昌都选择了放弃,中弘想一空吞下并不容易。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中弘先后两次设计方案收购该项目,但最终均已失败告终。  

与此同时,因为仟金所,以及涉案徐翔等问题,中弘和王永红曾遭遇多次实名举报。曾经绝顶聪明的A+3计划变成了一场没有退路的赌局,中弘自此开始走上下坡路,直到危机爆发。  

崩溃中的冒险家  

凭借早年赌运的经历,王永红也许相信自己的人生将继续顺风顺水,但这一次他却可能遇到了最大的麻烦。  

今年2月27日,王永红独资控股的中弘卓业所持有中弘地产的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这是进入2018年以来,中弘卓业持有的中弘股份全部股份第10次被司法轮候冻结。  

中弘的资金问题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以至于到了拖欠员工公司的程度。他们谋划许久的,对美国最大养老地产运营商的收购也在2017年底以失败告终。去年,因为3.17调控影响,他们御马坊和夏各庄商办项目销售停滞,中弘股份亏损10亿元。事实上,整个过去一年,中弘只有医疗、养老业务能够正常推进。  

仟金所的问题,半山半岛的失败已经足以证明王永红赌错了,而在那之前,徐翔案发,也将王永红与董秘金洁拉入了操纵二级市场的案件。过去两年多,王永红行踪不定,其整个公司也处于风声鹤唳的状态,包括仟金所乃至中弘股份内部,都曾有裁员以及部门兼并的传闻,而据界面新闻了解,中弘股份还拖欠了部分员工的工资。  

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永红似乎也不紧张。去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王永红还曾为参演过金陵十三钗的女星韩熙庭拍下一个价值1.24亿港元雍正粉青双龙尊,但随后到9月份,香港佳士得将两人告上法庭,追讨1.2亿港元的余款。  

事实上,仔细剖析中弘系会发现,地产只是整个中弘系的一部分。且在最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偏离。一贯低调的王永红实际控制着一个庞大的公司网络,除地产之外,他的业务涉及旅游、股权投资、互联网金融、影视、矿业等。  

王永红的触角曾延伸到各个产业,但在被披露牵扯徐翔案之后,他也在尽可能低调。今天在工商资料里,中弘系的王永红已经卸掉了尽可能的多的身份,除了中弘卓业集团(中弘股份母公司)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之外,他只在中弘旗下一家名叫上海归桐的公司持股,并在天津广播电台下属的天视卫星传媒任董事,以及在成都一家心血管病医院有限公司担任法人代表。  

而从投资地产以外,矿业也是中弘系的一大分支。他所收购的矿产项目最多时接近10个,且均位于江西境内。在2008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时,王永红还曾想通过Rites的方式将其矿业资产打包上市。在2006年,他甚至为此拿出1.5亿参与由孟晓苏发起的,国内首个REITs基金——领锐基金。但在国内Rites至今也没有成功的背景下,这项颇具前瞻性的计划在当时最终夭折。  

这项计划在当时被王永红称作“借壳+REITs两条腿走路”。与后来的诡异的“A+3”计划相同的,也曾被王永红看作企业转型的重大战略,但这两项计划的最终却都未能实现。  

学经管的王永红身上似乎天生更喜欢操纵一切而不是沉迷某一门生意,他的财富生涯更倾向于冒险赌博而不太喜欢脚踏实地。而在他冒险的人生背后,却是另外一张面孔,中弘股份的现状让上述前中弘员工唏嘘不已。虽然中弘股份拖欠了部分人员的工资,但他表示之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老板王永红是个相对善良的人,对员工挺好,如果不是公司真到了万不得已的境地,老板不会拖欠工资。”  

这位年轻聪明,性格复杂的冒险家眼下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头,他名下的公司正在走向崩溃。中弘股份在2月13日公告称,中弘卓业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重组框架协议》。重组范围包括中弘卓业整体业务涉及的资产、负债及股权。为此,港桥投资将向合格投资者定向募集130亿元人民币,帮助中弘卓业盘活资产、偿还债务,加强管理,促使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这位曾经名动京城的资本玩家,能渡过难关吗?


来源:江西房地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jxfdc.com/?id=60

0

本文标签:

江西房地产网,江西房地产行业第一媒体平台。QQ:23051200。欢迎房地产行业投稿。本站域名可以出售。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相关文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站: 南昌 九江 赣州 上饶 景德镇 鹰潭 抚州 新余 萍乡 宜春 吉安

Copyright © 2018 江西房地产网 版权所有